【无“唐”不欢】寻常

2021-03-05 15:55  

是端午后多雨的一天。寻常的一天。

一个中午都在读王业霖先生的书《子在川上曰》。是上午王业霖先生的夫人孙老师送来的,她并不认得我,也记不清我的名字,但是一直记得要带一本给我。并且当时在书上写下我的名字,用了王先生的印章。印章位置很讲究。是王先生的游记文字。在先生去世十年之后,孙老师终于将这些文字收集整理出版。也许不能说出版,没有书号。可是,很有分量。在这里,书号的有与无并没有什么意义。

孙老师说,只是给王先生的朋友故人做个纪念。

也是孙老师给自己,留一个纪念吧。我想。

这本书是孙老师整理出来,是王先生的儿子排版印制。当年王威在王先生故去二十天后参加了高考。我曾经送王先生上山,也去凤鸣湖边王先生家看望了孙老师和王威。十年过去了。

这本书是王先生去世前一年,将多年来自己发表的游记散文挑选出来,按照地理方位分类汇总。未及出版。有几篇我曾经编辑过,有一篇《吃汤圆》还获得了安徽省的副刊好作品一等奖。我记得。

芜湖种植文字的人不少,尤其是前些年,和王先生同年纪的。其实王先生也不算芜湖人,他一直到八九年才调到芜湖政协,之前,在马鞍山,在当途,王先生是江都人。去世的时候五十二岁还差五天,我在这本书的侧页上看到的介绍。

王先生是我很佩服的人,很有才华。也许才华这个词对于他来说显得轻浮。能写非常好的字,不是字,是书法。书里面影印了两页书法。一页是王先生写给儿子的:“惠崇烟雨芦雁,坐我潇湘洞庭。欲买扁舟归去,故人云是丹青。”录的是苏东坡的诗。一页是挂在客厅的:“公余补睡续清梦客去偷闲吟小诗”,孙老师说这是王先生对自己生活状态的自陈。

书的前言是王威写的,他说父亲“文章技巧朴实,语言上也似乎有些平淡。写的,都是风景典故,但读出来的,都是他在逆境中坚持的操守和人生价值观,有一种不妥协的刚烈气质。人与文章,都显现着钻石般的纯洁与坚硬。”

窗外仍有淅沥雨声,雨意也蔓延到我的心里,我可不可以说,知父莫若子?我可不可以说,不寻常的文字通常是以寻常面目出现的?孙老师写的后记,一样的朴质文字,与我看见的那个温和、文静的中年女子如此相契。

书做得很好,是我非常喜欢的类型。本白的封面,只在左上竖排“子在川上曰”几个字,“王业霖著”小小的竖排在“上曰”边,右角横排的是“西行漫记”等五个文章分类。整个书毫不花哨,朴素沉静,却大气,几乎配得上先生的文字。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十年,王先生,别来无恙?

余生也晚,没有能够向王先生请教,是人生一憾事。

专栏作家介绍

唐玉霞:酿传媒的酒,煮文艺的茶。出版有《城人之美》《悠然岁时迁》《千古红颜:她们谋生更谋爱》《回味:美食思故乡》《回味:低头思故乡》《陌上芙蓉开正好》等随笔集。

摄影:唐知谦


来源:无“唐”不欢专栏   编辑:叶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