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唐”不欢】一次别离

2021-06-30 11:05  

女人能谈什么呢?文艺姑奶奶张爱玲说,女人,谈的永远是男人。女人的世界就这么点大。当然也有胸怀世界的女人,女人一胸怀世界,好像就不那么女人,至少传统的目光看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即使穿着夏奈尔套装,拎着爱马仕包包,套着巨大手环,有两个娃,有同居男友,看着她一头银发一脸自信我们也认为这个优雅的法国女人其实已经雌雄同体。

做女人的好处也在这里,可以雌雄同体,打不了天下也可以龟缩回灶台,倒不好说哪一种人生更好,职业妇女和家庭主妇都有一肚子苦水要倒。

2012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新鲜的异域风格。一对伊朗中产阶级夫妻纳德和西敏面临选择,西敏要移民美国,给女儿一个更好的未来,所有手续都办好了。纳德不同意,因为他的父亲年迈卧病在床需要照顾。夫妻俩离婚不成,西敏回了娘家,纳德只好请护工瑞茨照顾卧床的父亲。本来事情可以这样冷处理一段时间,但是瑞茨又另有隐情,她是瞒着负债的丈夫出来做护工的。老人大小便失禁,她要给他换裤子,她很痛苦,打电话问:我这样算不算违背教义?这是在伊斯兰国家。

每个人都是有委屈有苦衷。纳德提前回家,发现自己的老父被绑在床上,愤怒的纳德把瑞茨推出家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天,瑞茨就流产了。瑞茨将纳德告上了法庭。最后纳德同意赔偿,当瑞茨对着《古兰经》起誓的时候她彻底崩溃了:她撒谎了,她流产是被车子撞的。一个内心有底线的人连撒谎都不够资格,不要说还想耍一点无赖。

这就是生活,各有怀抱也是各有委屈无奈辛酸的生活。有爱吗?有的,纳德对老父亲的,瑞茨对丈夫的,西敏对女儿的。当然,以爱之名,爱自己或者是爱别人也才不显得那么心虚。只是这里的爱更多的是以责任的形式表现出来。拥抱、亲吻、微笑、安慰,当然是爱,但是在生活中,这是最简单最直白最容易的爱,最容易做到,是爱的享受,而不是爱的建设爱的缔造爱的维护。

爱到最后,爱最根本的,其实是责任。爱是雨天挑担子,越走越沉。

伊朗社会中的女人,相对而言,更加符合传统观念中的女人,是和拉加德这样的女人分处世界两极的。但是即使这样做女人也未必就省心省力,生活的麻烦有时候追着人跑。如果外面的世界足够大,自己的舞台足够广,选择的余地才足够多,生活的烦恼也可以得到稀释。一滴雨,是万里云天落你头上的可能性大还是井沿上巴掌大的天空落你头上的可能性更大?不用抬头,你也知道。

爱,是原因,或者说,最好将爱作为原因,到底是个很光鲜很能慰藉的理由,否则,所有的努力和挣扎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要探究还有没有爱,生活人情其实经不起这样较真,图穷匕首现,最后受伤的是自己。好吧,拨开层层灰尘,抹掉层层污垢,爱,是潜伏在深处的光芒。如果你相信,你一定要相信。

你最好相信。

专栏作家介绍

唐玉霞:酿传媒的酒,煮文艺的茶。出版有《城人之美》《悠然岁时迁》《千古红颜:她们谋生更谋爱》《回味:美食思故乡》《回味:低头思故乡》《陌上芙蓉开正好》等随笔集。

摄影:唐知谦

来源:无“唐”不欢专栏   编辑:何素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