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颊留香|又见鸡头苞梗子

2021-10-13 09:16  

每到这个季节,先生总喜欢买一种管状的菜:拳头粗一把把的,柔软的草茎捆扎着二三十根几寸到一尺来长的管子,无疤无结,指头粗细,中间直通,掰断了有丝,有不少的空洞,多数是直直的,即使有些弧度,也只稍微有点弯,却绝无曲扭的。一根根有的如玉,淡淡的绿;有的玛瑙色,淡淡的红;有的肉色,淡淡的赭,一把在握,清雅可人,海绵似的外面还有丝状的纹路,轻轻一折就断了,十分脆嫩。

第一次见,问他是什么菜,他叫肌里梗子。水乡土话,听得不明不白,大约就是这几个字。就见他折断成一寸长的段子,在油锅里抄了,放点辣椒,缩成浅浅的半碗,看起来软哒哒的,吃起来软绵绵的,带着淡淡的水腥气,并不好吃,只有先生痴迷,再贵也买。在我看来,只是一种水草罢了,为何在夏秋季的蔬菜中价格最高呢?

在江南吃莲藕多,总以为它是其根茎,是人们常说的藕带子。直到今年,问了一个农村亲戚,才知道它叫鸡头苞梗子,是淡水湖区特有的一种水鲜菜,准确地说就是芡实(即鸡头米)的杆子。

丈夫亲戚的孩子找我补课,不收钱他们不过意,买些东西来,花了钱我未必需要。只有对他们说,真要答谢,就把你们乡下的野菜土产带点,我最喜欢。他们高兴了,说多的是。于是,芦蒿、马兰头、槐花米,还有就是这肌里梗子。先生大喜过望,说只要这菜就行了。

农村来的小夫妻面面相觑,说不好弄,浑身长刺,是野生的,越来越少了,它要么不长,长出来很霸道,池塘有了它们,别的东西都不生长。只要看见水面一大片圆圆的叶子,那就是这东西了,叶子都浮在水面上,有很多褶皱,筋脉突起,纹路曲折,边缘上卷,盘子一样。朝天的一面是绿色,朝水的那面是紫红色的,把水面铺得满满的,花骨朵和果实都像鸡脑袋,只有在密叶的缝隙中伸出头来,所以叫鸡头苞。

这东西天然具备自我防护功能,如果靠近,就划伤人的手臂,因为叶子杆子都长满了坚硬的刺,有的透明,有的黑色,肉眼还没看见,已经刺进人的皮肤,用针是挑不出来的,十天半月以后,皮肤的新陈代谢之后,蜕化几层皮,手指才能自我消疼。要吃它,需要坐着腰子盆靠近,伸出带镰刀的长竹竿,兜底割下。它们中空有气囊,于是浮在水面上,用钉耙拖回它们的梗子来,在太阳下暴晒后,叶蔫刺软,再用破布包着手,撕去梗子外面的黑绿老皮与刺,里面的肉杆就是水灵灵的了。

农村人说,过去这些东西是猪食品,农家刨出一蔸鸡头苞,剁碎沤起来,可以当几天的猪饲料。而今不仅猪没这东西吃了,连人也不能经常吃到,就因为鸡头包子的刺作怪,霸道地独占水塘,它花开后百花杀,莲藕不能生长,连鱼儿也不能生存,要来何益?

斩尽杀绝不容易,有聪明人想出办法来,头年将根茎叶全部割去,第二年在它的根须还没生长出来芽子来,就在水塘里放养许多草鱼,幼芽一旦生长出来,就被草鱼果腹,水塘就能开发别的经济作物了,因此鸡头苞越来越少。物以稀为贵,来之不易的东西自然更珍贵,难怪不起眼的野生植物,居然比一般蔬菜贵上几倍。

有了这样间接的介绍,对鸡头苞梗子也产生了感情,清炒的时候自己掌勺:在热油锅里加点干红辣椒丝炝锅,炒好的鸡头苞梗子再拍点大蒜瓣进去,滋味更添几分。如何改掉绵软的口感呢?看到一则介绍,说将鸡头苞梗子用刀拍扁拍裂,然后加点盐揉一下,放置十分钟以后再炒,于是吃起来又脆又嫩,甜丝丝的,清鲜鲜的。

如果放些盐,腌制起来,随时可以从腌菜坛子里掏半碗,加点水辣椒拌一拌,下稀饭最开胃。大自然的清新可口上了餐桌,进入口腹,江南人的幸福指数也因这道小菜提升了。后来,亲戚带给我几个果实,长满了刺,真像鸡脑袋,也那么毛乎乎的。砍开以后,海绵质内里包满豌豆大的果实,嫩的鲜红鲜红的,很像石榴的米粒,吃起来甜甜的,他们说乡下孩子有了几颗“鸡脑袋”,都会在同伴前面炫耀自己美味的小吃。

看到资料上说,鸡头苞老了以后,剥去黑壳的外皮,里面是珍珠一样的白米,美其名曰芡实。芡实又称芡米,味甘而香,富含淀粉,人们称之为鸡头米,是著名中药材,具有健脾、止泻、涩精之功能,广州、港澳还有东南亚人,最迷信芡实的滋补作用。

对鸡头米的欣赏古来有之,宋代昭顺老人,吃了芡实写有《浣溪沙》一词:“芡实堪为席上珍,银铛百沸麝脐熏。萧娘欲饵意中人。拈处玉纤笼蚌颗,剥时琼齿嚼香津,仙郎人口即身轻!”欧阳修也专为芡实写诗云:“香新味全手自摘,玉洁沙磨软还羹。一瓢固不羡五鼎,万事适情还可喜。”美食家苏东坡,有独特的养生之道,其中就有以鸡头米为药物的养生秘方,他说:“人之食芡,必细嚼,而芡无五味,腴而不腻,能使人华液涌流,转相挹注,促进食欲。”具体做法就是:每天早上取几粒芡实放口中含着,等到口里充满唾津,鼓漱几遍,慢慢咽下芡实,一天含服三十粒左右,可真算得上是“芡剥明珠随意嚼,瓜分琼玉趁时尝。”

作者简介:

李幼谦,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七百多万字,著书十几本,其中长篇小说十本。


来源:​齿颊留香专栏   编辑:许悦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