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大是大非问题 应学会与自己和解

2020-11-18 23:52  

是日,从医院就诊后乘公交返回,那天车上人较多,唯一的空座位旁站着母女俩,见我上车后,孩子立即坐上了座位,原以为妈妈会对孩子说“让老爷爷坐”,可这位年轻的母亲一点反应没有。两站后母女俩下车了,我本来要坐上去的,但让给了后上车的一位老人。

爱女之情,自是无可非议,但怎么爱很值得深思。其实当时即使她说“让老爷爷坐”,我也绝对不会坐的,这倒并非我多么高尚,而是我虽已八十有一,但短时间的站立并无大碍,再说敬老也更应爱幼。佘财源

有一位男生和同学一起去乘公交车外出,他选靠窗的位子坐下后,请同学坐他身边,岂料同学却说:“我喜欢站着。”这位男生就想:“他是不是讨厌我?是不是怪我没把靠窗的位子让给他?”进而他又联想到平时对那位同学的种种好,就觉得这个同学太小心眼。这种不满的情绪持续了多日,直到有一天,这位男生又和几位同学乘公交车出行,发现那位令他不满的同学依然站着,尽管车上还有空位。这时这位男生才发现完全误解了那位同学。

心理学家认为,情绪来自对过去经验的认同。那对母女没给来函的佘老让座,老人家觉得这位年轻妈妈不懂礼仪,但有没有可能出于别的原因?

出于“爱幼”,八旬的佘老称即使让座他“也绝对不会坐的”,佘老的文明与善良令人敬佩!既然如此,不妨以“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心态看待此事。所有已经发生的不快,都不能成为我们惩罚自己或“理所当然”讨伐别人的借口。非大是大非问题,我们应当学会与自己和他人和解。

那趟公交车上无人给老人让座,的确有些蹊跷。是车上老人居多?还是多数乘客也都是看病返回的病人?我不得而知。如果的确有诸多年轻乘客不懂或无视乘车礼仪,那么公交司机就该承担起宣教责任,不能仅仅播放录音提示就了事。

主持人:凡夫

微信号:ffwxb002

E-mail:ffwxb@163.com

来源:芜湖新闻网   编辑:张清晨

相关阅读